搜索一下,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

美媒:亚洲国家担心美国逐步撤出亚洲

[观察者网综合]据美国之音10月25日报道,距美国总统大选正式投票还有差不多两个星期时间,这场举世瞩目的选举不但撕裂着美国社会,同时也让许多美国亚洲国家担心美国新总统是否会继续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亚洲再平衡”战略,美国是否会退出亚洲?民主共和两党总统候选人在亚太经济和安全政策上的一些言论,证明这些国家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特朗普:颠覆传统的安全和贸易结构

在安全问题上,特朗普的政策和二战以来历届美国政府大相径庭。自二战以来,美国一直为亚洲地区的安全提供支持。

据美国之音10月25日报道,特朗普在选举中几次指责美国在亚洲的长期盟友韩国和日本没有支付足够的安保费用,他要求这两个国家补偿美国,否则就威胁撤出在两国的驻军。目前,韩国担负了美国在韩国驻军费用的大约45%到50%,而日本则担负了驻日美军74.5%的费用。他甚至表示,日本、韩国自己可以发展核武器,他还说,他愿意与朝鲜领导人会晤等。他的这些说法都背离了共和党冷战以来在亚洲的安全架构设想。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资料图)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资料图)

在最近的第三次总统候选人辩论中,他这样说:“就日本和其他国家来说,我们现在遭到世界上所有的国家盘剥,我们捍卫其他国家,我们花费巨大。他们享受这个便宜快一个世纪了。我要说的是,我们必须重新就这些协议进行谈判,因为我们无法继续支付防卫沙特、日本、德国、韩国和其他许多地方。我们无法继续担负。”

经济政策方面,特朗普主要迎合底层白人对经济低迷、就业不足的愤懑情绪,他从一开始便把精英主导的市场主义的全球化设定为主要的抨击对象。他威胁要退出奥巴马政府已经和11个亚太国家签署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即TPP。他认为,这个协定,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一样,剥夺了美国人的就业机会。

特朗普的讲话让不少观察人士觉得,美国要回到“孤立主义”的时代。

希拉里: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据美国之音报道,在安全架构方面,希拉里应该会继续维持同传统盟友的关系。这一点亚洲国家并不担心。希拉里·克林顿说过,一旦当选,她会继续与在亚洲、欧洲和中东以及其他地方的盟友合作。

她的问题是,担任国务卿时的希拉里曾支持TPP谈判,但身为总统候选人的希拉里明确反对最后达成的TPP文本,说这不符合她的标准。而TPP是“亚洲再平衡战略”的经济支柱之一,如果没有TPP,美国的再平衡战略听起来完全就是军事再平衡了。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资料图)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资料图)

在最近的也是第三次总统候选人辩论中,希拉里说:“我想说的是,当我看到TPP的最后文本,我当时就说,我反对。它没有达到我的测试。我们的测试是一样的。它是否创造就业机会,增加收入和提升我们的国家安全? 我现在反对,在选举之后,我还是会反对的,当上总统后,我也会反对。”

TPP废除或重新谈判 美国亚洲政策都将受挫

多年来,美国官员一直将包含12个国家的TPP描述为美国军事和其他资源朝亚洲转移计划的核心。TPP去年定案,将下调美洲、亚洲和大洋洲等太平洋周边国家大约18000项关税,这一地区占全球经济的40%。

中国网刊文指出,TPP的命运的不幸之处在于,它迎头撞上了美国的大选年。当美国联合十余个亚太国家签订TPP的时候,它曾踌躇满志,因为这是美国的一个机会,可以加强在亚太地区领导力,同时加大力度利用崛起的亚洲所蕴含的经济红利,带动美国自身制造业和出口的复兴。然而就在美国规划TPP的同时,仍然在金融危机所造成的阴影中徘徊的美国经济,却使得拟议中的TPP遭遇了空前的民意反对。当民意传导到政治场域时,TPP就成为了今年美国大选中一个重要的争议性话题。

但鉴于特朗普和希拉里对TPP的态度,如果特朗普当选,TPP可能被废除。如果是希拉里·当选,最好的结果是,各国就TPP重新谈判,但这个难度也很大。

据外媒报道,研究地区安全的英国前外交官员格雷厄姆(Euan Graham)表示,不难理解,由于美国为此投入了很多。他说,现在令亚洲伙伴失望对于美国在该区域的领导将是灾难性的。

很多TPP的谈判国,比如日本,是做出了很多政治让步才就TPP的最后文本达成共识。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国也是投入了很多政治资本才使得它获得国内的支持。

亚洲国家还担心,如果美国不批准TPP,那么就等于让位于中国,让中国来抒写二十一世纪的贸易条款。

奥巴马引以为傲的政绩TPP(资料图)奥巴马引以为傲的政绩TPP(资料图)

新加坡担心TPP无法得到批准

据美国之音25日报道,23日,新加坡副总理尚达曼表示,如果美国不批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那美国在亚洲的地位将遭受“重大挫折”。TPP是美国与其他11个亚太国家签署的经济协定。

尚达曼说:“TPP不仅仅涉及直接经济利益。它还关乎美国的声誉,关乎美国的开放态度,以及深入构建双边利益的意愿。”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认为,新加坡这是在担心,协议失败后美国会逐步撤出亚太地区。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八月份访问美国的时候,他的表达最清楚,他说,对美国的朋友和伙伴来说,美国能否批准TPP是对“美国的可信度以及真诚度的一个试金石。”

新加坡不是唯一一个担心美国可能会弱化在亚洲地区存在的国家。随着美国总统竞选的深入,美国两党总统候选人在亚太经济和安全政策上的一些言论让很多亚洲国家担心,美国可能会退出亚洲。

日、韩担心美国不再支持盟友

美国东西方中心华盛顿分部主任萨图·利马耶( Satu Limaye)和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特·萨特 (Robert Sutter)在十月初的一份报告中说的,日本和韩国政府官员更希望与希拉里·克林顿合作。

日本是最担心特朗普上台。面对中国的日渐强大,日本需要美国的强有力的支持。如果特朗普一直坚持自己的看法, 那么,日本可能会被迫走上自我防卫的道路。面对朝鲜的威胁,韩国也会采取行动。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学者阿萨德·拉提夫(Asad Latif)最近撰文指出,一旦美国失去东北亚的两大盟友,美国作为亚洲的离岸平衡者的角色也会消失殆尽。如果美国与东北亚两大盟友分道扬镳,那么东南亚国家更无法相信美国。

不过,利马耶和萨托分析,即便是特朗普上台,因为美国国会两党对亚洲再平衡战略的支持,估计他的战略应该比较难以设施。

2016年3月3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韩国总统朴槿惠(左)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右)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中)的注视下握手(资料图) 2016年3月3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韩国总统朴槿惠(左)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右)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中)的注视下握手(资料图)

中国将建”亚洲命运共同体“让美国体面地撤出亚洲

2013年底,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贸易进出口国。中国近年来的发展,也为应对TPP做了准备。比如中国积极参与由东盟发起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倡议互联互通、倡议成立亚投行、积极推进“一带一路”战略、提出丝路基金、提出金砖银行、建立上海自贸区等,都在盘活周边和区域合作。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推出的《国家安全论》前言中指出,中国希望确立地区主导全球协同的对美战略利益格局,在对日战略评估中,作者认为在军事的亚洲政治体系中,要承认日本是亚洲的一极,但对日外交的核心是打破美日同盟关系,要允许日本朝正常的国家的方向发展,也要平稳的提高中国的综合实力,还要给美国一个台阶,让美国体面的撤出亚洲。

发表留言

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请放心留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